耶穌在伯大尼患痲瘋的西門家裏,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極貴的香膏,到祂跟前來,趁祂坐席的時候,澆在祂的頭上。門徒看見,就惱怒說,何必這樣枉費? 馬太福音太26章6~8節

 

 

以上的經節是本週晨興聖言週四的經節

是說到馬利亞的事例

當主耶穌在作客時

她拿了一瓶極貴的香膏倒在主的身上

這瓶香膏到底有多貴呢

據弟兄說大約值當時一年的工資

當她傾倒在主身上後

門徒就惱怒說:何必這樣枉費

 

 

在週四的信息中說到

「求主開我們的眼睛,使我們看見祂的價值」

我們的確不清楚這位寶貝的主的價值

保羅很清楚祂的價值

所以他說他將萬事「看」作虧損

這裡的「看」在英文翻作「算」

保羅是個精打細算的人

他已經算過了

任何事與基督相比都是虧損

 

 

在信息中還說到,到底什麼是「枉費」呢?

這裡的問題在於

到底現在對於我們

主是多寶貝?

如果我們不太寶貴祂

就我們給祂無論怎樣少

都會覺得是不該有的枉費

但是當我們真寶貴祂的時候

就沒有什麼東西對於她會太好

 

 

詩歌355首第二節說到

永遠勿說這是犧牲!無論代價若干,權利都是難言

感謝主

當我們看見這位救主真實的價值時

我們才會覺得

我們擺上給主的根本算不得什麼

因為我們獲得的遠超過這一切

真是求主開我們的眼睛

叫我們看清祂真實的價值時

不會太晚

 

 

下面是週四晨興聖言的原文


 

 

經 文

太二六6~8 『耶穌在伯大尼患痲瘋的西門家裏,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極貴的香膏,到祂跟前來,趁祂坐席的時候,澆在祂的頭上。門徒看見,就惱怒說,何必這樣枉費?』

   12 『她將這香膏澆在我身上,是為安葬我作的。』

晨興餧養

儘管宗教徒恨主耶穌,祂的門徒卻愛祂。(太二六6~13。)那些愛祂的人,其中二人是患痲瘋的西門,和馬利亞,就是把香膏澆在祂頭上的女人。患痲瘋的象徵罪人。(八2。)患痲瘋的西門必定得了主的醫治,他感激主、愛主,便在家中為主和祂的門徒擺設筵席,(二六7,)以享受祂的同在。得救的罪人總會這樣作。西門必定知道主即將被殺。他也許領悟這是他向主表達他愛的最後機會。因此,他抓住機會,與主有進一步親密、愛的接觸。他把家打開,擺設筵席,邀請了主和所有愛祂的人。(馬太福音生命讀經,八六五頁。)

信息選讀

〔在馬太二十六章六至八節,〕門徒認為馬利亞向主愛的奉獻是枉費。已過二十個世紀以來,千千萬萬寶貴的性命、心愛的奇珍、崇高的地位以及燦爛的前途,都曾『枉費』在主耶穌身上。對這些愛主的人,祂是全然可愛,配得他們獻上一切。他們澆在主身上的不是枉費,乃是馨香的見證,見證祂的甘甜。

在十一節,主對惱怒的門徒說,『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只是你們不常有我。』這指明我們必須愛主,並把握機會向祂表露我們的愛。十二節說,『她將這香膏澆在我身上,是為安葬我作的。』由十六章二十一節,十七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二十章十八至十九節,和二十六章二節主的話,馬利亞得到主受死的啟示,因此抓住機會,把她一切上好的澆在主身上。我們對主要有啟示,纔能用上好的愛祂。

馬利亞和西門一樣,可能也想到這是她最後的機會,為著主的安葬膏祂的身體。真正說來,馬利亞是在主耶穌被釘十字架以先,就把祂埋葬了。那些恨主,想要殺主的宗教徒,與抓住機會向祂表露愛的愛祂之人,有何等的對比!我信彼得、雅各、和約翰沒有正確的領受主論到祂釘死的豫言。照著主的見證,馬利亞的確領受了祂論到這事的話,因為主證實在澆香膏的事上,馬利亞是為安葬祂作的。這表明馬利亞領會主論到祂的釘死所豫言的。(馬太福音生命讀經,八六六至八六七頁。)

我們的眼睛有否被開啟,看見我們所事奉那一位的寶貴呢?我們有否看見,只有那些最親愛、最值錢、最寶貴的東西纔配得過祂呢?

主必須開我們的眼睛,使我們看見祂的價值。如果世上有一個藝術珍品,我照它的高價買進,也許是一千鎊、一萬鎊、甚至一百萬鎊,有人敢說這是枉費麼?只有當基督徒貶低主的價值的時候,基督教裏纔有這一個枉費的思想。整個問題全在於,到底現在對於我們,祂是多寶貝?如果我們不太寶貴祂,就我們給祂無論怎樣少,都會覺得是不該有的枉費。但是當我們真寶貴祂的時候,就沒有甚麼東西對於祂會太好,會太貴;就是把我們所有最珍愛和最有價值的寶貝,都倒在祂的身上,我們也不至於認為這樣作是可羞愧的。(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十三冊,二五六頁。)

參讀:馬太福音生命讀經,第六十八篇;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十三冊,第十四章;第三輯第十四冊,第四十八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zuya4 的頭像
tazuya4

彩風館

tazuya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