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華要用旋風接以利亞升天的時候,以利亞與以利沙從吉甲前行。以利亞對以利沙說,你留在這裏,因耶和華已差遣我到伯特利去。以利沙說,我指著永活的耶和華和你的性命起誓,我必不離開你。... ... 於是二人繼續前行。申言者的門徒中有五十人也去了,遠遠的站在他們對面;二人在約但河邊站住。以利亞將自己的外衣捲起來擊打河水,水就左右分開,二人走乾地而過。過去之後,以利亞對以利沙說,我被接去離開你以前,該為你作甚麼,你只管求我。以利沙說,願你的靈加倍的臨到我。... ...他們正走著說話,忽有火車火馬將二人隔開,以利亞就乘旋風升天去了。以利沙看見,就呼叫說,我父阿,我父阿,以色列的戰車馬兵阿!於是不再看見他了。以利沙拿著自己的衣服,撕為兩片。他拾起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回去站在約但河岸邊。

 

 已過的在職成全

交通到聖經人物的系列是以色列的諸王和申言者

其中交通到的兩個人物

就是以利亞和以利沙

當以利亞要被提的時候

以利沙一路上緊緊的跟隨

 

到了約旦河邊

以利亞用衣服擊打河水

河水就分開

以利亞和以利沙踏著乾地通過約旦河

等到以利亞被提之後

以利沙拿起以利亞的衣服

也同樣擊打約旦河的水

並且約旦河的水也照樣分開

以利沙同樣踏著河底的乾地回去

 

我們以為以利沙會循著與來時不同的路回去

或是行別的神蹟回去

但是以利沙並沒有

他乃是行以利亞所曾經行過的事

也就是說

他是在以利亞已經完成的工作上繼續建造

他並沒有另外起一個頭

當他說

「願你的靈加倍臨到我的時候」

他的意思不是要靠著自己的力量

另外起一個新的工作

這就是倚靠的原則

 

這使我想起倪柝聲弟兄的一篇信息「坐、行、站

其中的最後一個章節說到

我們若是在主的名裏行事

則主就要將祂自己託付給我們

就好像他把圖章交付給我們

我們不用做什麼事

因為主已經作成了

我們只要負責蓋章就好了 

在馬太福音25章中主耶穌說了三個奴僕的比喻

其中第三個奴僕在主人回來的時候跟他講藉口

說:「主阿,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沒有撒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簸散的地方要收聚,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他連得埋藏在地裡」(馬太福音25章24-25節)

 

其實我們在傳福音的事上

常常跟那個講藉口的奴僕很像

舉目觀看

似乎沒有人可以收割,可以收聚

但是事實上,主早就撒種和簸散了

其實,即便主都沒有做這些事

但我們靠著主的能力

使用者的權柄

都能夠開出一條路來

 

所以在這裡的問題

不是說我們能不能

乃在於主可不可以把祂自己交託給我們

 

在使徒行傳中

當那120人在小樓上禱告時

主實在把祂自己交託給他們

所以經綸的靈就澆灌下來

耶路撒冷的召會一下就有5000人得救

感謝主

我們若是一個沒有保留的人

跟馬利亞一樣是「做了他所能做的」人

我想主也要把他自己交託給我們

 

弟兄姊妹

盼望我們能夠彼此勉勵

教主能夠敞開天上的窗戶

把祂的祝福能夠傾倒下來

甚至多到無處可容

願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願主祝福祂在地上的工作

 

以下是節錄「坐、行、站」最後一章信息的部分內容

 

神將自己託付人

神這樣將自己託付祂的教會,乃是大事。祂這樣作,就是將最大的能力託付祂的眾僕人。這能力所屬的那位,其管治權『遠超過…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弗一21。)耶穌如今被高舉在天上,祂一切拯救人、對人心說話,以及為人行恩典神蹟的工作,都是藉著祂的眾僕人在祂名裏行動所作成的。因此教會的工作就是祂的工作。耶穌的名事實上是神給教會最大的遺產,因為無論在那裏,只要神這樣的託付生效,祂自己就要為在這名裏所作的事負責。神願意這樣把祂自己託付人,因為祂不讓自己用其他的方法完成祂的工作。

就這一面的意義說,神若沒有將自己託付一個工作,那工作就不配稱為神的工作。惟有被授權使用祂的名,纔算得數。我們必須能站起來,並在祂的名裏說話。若不然,我們的工作就缺少屬靈的衝擊力。但讓我告訴你,這不是在緊要關頭能『作出來』的事。這是因著順從神,以致認識並維持屬靈地位的結果。這事若要在需要的時候見效,就必須是我們平常就已經有的。

『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為著第二句話讚美神!邪惡的權勢承認神的兒子;福音書給我們許多這事的證據。但這裏還有些與神兒子聯合的人,是陰間也認得的。問題是,神能這樣將祂自己託付你麼?

讓我再舉例說明。若某件事是在我的名裏作的,意思就是在某種條件下,我將我的名給另一人使用,然後我就豫備好,為他用我的名所作的負責。這就好像我將我的支票簿和我的圖章給人。當然,我若是個窮人,沒有甚麼身分地位,也沒有銀行存款,我的名就無足輕重。我記得我作學生的時候,常喜歡把我的印章蓋在各處:書本上、稿件上、和任何手邊的東西上。但我初次有了支票簿和銀行存款─在郵局裏的十四元─我使用個人的印章,就變得非常謹慎,因為怕別人偽造使用牠。我的名對我就變得很重要了。

我們的主耶穌是何等有能,何等富有!祂的名對祂是何等寶貴!所以,祂若要對每件在祂名裏所發生的事負責,祂對那名如何被使用,就必須何等謹慎!我再問你:神能將自己─祂的『銀行存款、』祂的『支票簿、』祂的『圖章』─託付你麼?這問題必須先解決。惟有這樣,你纔能自由使用祂的名。惟有這樣,『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然後,因著祂託付你的實際,你就能作祂真實的代表,在這世上行動。那是與祂聯合的結果。

我們是否與主這樣的聯合,使祂願意這樣將自己託付於我們所作的?我們似乎常常要冒大險,步入一種情況,必須有神的應許支持我們。問題是,神要─神能─支持我們麼?

神能將自己完全託付上去的工作,有四個基本的特點,我要簡略的概述如下:第一個要緊的,是神永遠的目的需要向我們的心真實啟示出來。沒有這個,我們就不能作甚麼。我若有分於一座建築物的建造,即使我只是個非技術工人,我也必須知道,這裏在蓋的是車庫、飛機庫、還是宮殿。我必須知道計畫是甚麼,否則我就無法作聰明的工人。今天傳福音被大多數的基督徒認為是神的工作,但傳福音絕不能是一件與別的毫不相干的事,牠必須與神的整個計畫相聯,因為牠事實上乃是達到目的的方法。那目的是使神的兒子居首位,傳福音就是帶進神的眾子,使神的兒子能在其中居首位。

在保羅的時代,每位信徒與神永遠的目的都有特別的關係。(特別見弗四11~16。)今天我們也該是如此。神的眼目正轉向祂要來的國度。我們所知道組織的基督教,不久就要讓位給別的事物─基督主宰的管理。但正如所羅門的國一樣,如今也要先有由大衛掌權所代表屬靈爭戰的時期。神正尋找今天在這豫備的爭戰中與祂合作的人。

這是我的目的與神永遠的目的聯合的問題。凡不是這樣與神永遠目的聯合的基督徒工作,都是瑣碎、不相干的,最終不能達到甚麼。我們必須向神尋求,藉著祂的聖靈向我們的心啟示『祂旨意所豫定的,』(見一9~12,)然後我們要自問,我們要回去作的工作『與這有直接的關係麼?』這個確定了,一切日常引導的小問題都必自動解決。

第二,所有在神目的中會有功效的工作,都必須是神所設計的。我們若計畫了工作,然後求神祝福這工作,我們就不可期望神將自己託付於這工作。神的名絕不能是『橡皮印章,』授權給我們所設計的工作。的確,在這樣的工作上也許有祝福,但那是局部的,不是豐滿的。那樣的工作不可能『在祂的名裏;』其中只有我們的名!

子『憑著自己不能作甚麼』。(約五30。)在使徒行傳裏,我們常看見聖靈的禁止!我們在十六章讀到,聖靈如何禁止保羅和同他一起的人在亞西亞講道,再者,『耶穌的靈不許。』(6~7。)但這卷書是聖靈行動的書,不是祂『不動』的書。我們常常以為實際的作纔是要緊的。我們必須學習不作的功課,就是學習為祂保持安靜。我們必須學習,神若不動,我們就不敢動。我們學會了這個,祂纔能安心的差遣我們前去為祂說話。

所以,在我那一分工作的範圍裏,我必須對神的旨意有所認識。工作只該起始於這認識。一切真實基督徒工作不變的原則乃是:『起初神…。』

第三,一切工作要有功效,就必須不斷的單單倚靠神的能力。能力是甚麼?我們常隨便使用這辭。我們說一個人『講道很有能力,』但我們必須自問:他在使用甚麼能力?是屬靈的能力,還是天然的能力?今天在事奉神上,天然的能力得著太多的地位。我們必須學習,即使是神起始的工作,若我們想要用自己的能力來完成,神也絕不會將自己託付於其中。

你問我,我所說天然的能力是甚麼意思?簡單的說,就是我們沒有神的幫助也能作的。我們請某人負責組織某一件工作─策畫福音運動或某種基督徒活動─因為他天生是善於組織者。但若是如此,要他禱告會有多難?他若慣於倚靠他天然的恩賜,也許就不覺得需要呼籲神。我們眾人的難處,就是有許多事我們不必倚靠神就能作。我們必須被帶到一個地步,雖然我們天然也許有恩賜,但我們不敢說甚麼,除非我們感覺自己是不斷的在倚靠祂。

司提反描述摩西,受了埃及人的教育以後,是個『說話行事,都有才能』的人。(徒七22。)但神對付了他以後,摩西必須說,『主阿,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就是從你對僕人說話以後,也是這樣,我本是拙口笨舌的。』(出四10。)一個天生的演說家,到一個地步說『我不會說話,』他就學會了基本的功課,並在真正為神使用的路上。這發現不只是過一個重要的關,也是一生之久的過程,二者必然都包含在路加所說的『奉主耶穌的名受浸』裏。(徒八16,十九5。)這話指出,每位初信者,都需要對基督的死而復活與他整個天然人的關係,有基本的認識。在我們與神的歷史中,我們無論如何,都必須經歷祂的手使我們瘸腿的那一摸,使我們天然的力量衰弱,以致我們單單在基督裏,在復活生命的立場上站住,在這裏死就不再有任何權勢。此後這範圍繼續擴展,我們自己的能力就更多被帶到十字架的工作之下。這條路雖然代價很高,卻是神通往結果纍纍之生命和職事確定的路,因為惟有如此,神纔能得著祂所要的立場,好使祂能作我們在祂兒子之名裏所行之事的後盾。

今天在神的工作裏,事情常被組織起來,以致我們不需要倚靠神。但主對這一類工作的判決是絕不妥協的:『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約十五5。)人離開神而能作的這類工作,都是草木禾楷,火的試驗要將牠證明出來。神的工作只能用神的能力作,這能力惟獨在主耶穌裏纔能得著。在祂裏面,在十字架復活的那一面,這能力就能供我們取用。這就是說,當我們到了一個地步,全然誠實的呼喊:『我不會說話,』我們就發現神在說話。我們的工作到了盡頭,祂的工作就起頭。因此,來日的火和今日的十字架,乃是成就同樣的事。今日經不起十字架的,以後也不能經過火。我用我的能力所作的工作,若被帶到死地,有多少能從墳墓裏出來?沒有!除了完全在基督裏屬乎神的,沒有甚麼經過十字架之後還存在。

神從不要求我們作任何我們所能作的事。祂要我們過我們絕不能過的生活,作我們絕不能作的工作。然而,因著祂的恩典,我們在這樣生活、工作。我們所過的生活,是基督在神的能力裏所過的生活;我們所作的工作,乃是基督藉著我們,憑著我們順從的聖靈而完成的工作。己是這生活和這工作惟一的障礙。願我們各人從心裏禱告:『主阿,對付我!』

最後,一切神所能將祂自己託付上去的工作,目的和目標必是祂的榮耀。這就是說,我們沒有從其中為自己得著甚麼。我們從這樣的工作得著個人的滿足越少,牠對神真實的價值就越大,這是神聖的原則。在神的工作裏,人的榮耀沒有地位。的確,任何帶給祂喜悅,並開啟祂工作之門的事奉,都有深刻、寶貴的喜樂,但那喜樂的根據是祂的榮耀,不是人的榮耀。一切都要使祂恩典的榮耀得著稱讚。(弗一6,12,14。)

這些問題在我們與神之間真實解決了,神就要把祂自己託付給我們─我確信祂會允許我們說,祂必須這樣作。我們在中國的經歷使我們學知,我們的工作若不能確定是出於神的,那麼我們必然發現,神不願答應與這工作有關的禱告。但工作若完全是出於祂的,祂就要奇妙的把祂自己託付上去。然後在對祂絕對的順從裏,你就能使用祂的名,而整個陰府都要承認你這樣作的權柄。神將自己託付於一件事,祂就出來用能力證明祂在其中,並且祂自己就是這事的創始者。

以利亞的神

讓我說說我自己的經歷作結束。我們的工作開始數年以後,我們進入了嚴重的試煉時期。那是失望、近乎絕望的日子。為了我們所採取的立場,我們受了許多批評和侮辱,甚至一些主的真子民,也對我們冷漠和疏遠。我們誠實的面對並察驗別人對我們的指控,因為對於批評,我們總得嚴肅的接受並察驗,不能只是說『哦!他只是在批評我!』就了事。但我們有理由相信主與我們同在,因為當特別艱難的一年近尾聲時,我們能算出在那段期間,祂賜給了我們好幾百位真正悔改得救的人。然後,到了年底,似乎達到了高峰。

我們幾年來的習慣,是在每年新年假期,為全省各處的信徒在城裏舉行大會。這年大會主辦人要求我不要參加。這個要求對我們是個打擊。我現在領悟,這是那惡者企圖將我和我的弟兄們,拖出我們在基督裏安息的立場。問題是我們要如何反應?

新年假期是長假,持續整整十五天,除了是大會的適當時期以外,也是傳福音的最好時間。我們尋求主的旨意以後,就清楚祂要我們用這段時間傳福音,所以我計畫帶著五位弟兄,到中國南海一個島上佈道十五天。最後一刻,另一位青年弟兄(在後文我要稱他為『吳弟兄』加入此行。他只有十六歲,曾被學校革除,但他最近剛重生,生活上有顯著的改變。並且他非常渴望來,所以我有些躊躇以後,同意帶著他。這樣我們共有七人。

這是個相當大的島,主要的大村落有六千戶。我的一位老同學是村裏學校的校長,我豫先寫信給他,請他安排一個房間,讓我們在正月初一到十五日這段停留期間可以居住。然而,我們到達時,天已經晚了,他發現我們為傳福音而來,就拒絕我們住宿。所以我們遍村尋找住宿的地方,直到最後,一家藥材店同情我們,並收留我們,我們就住在他們的閣樓,相當舒適的睡在鋪板和稻草上。

不久,這藥材店的老闆成了頭一位悔改的人。但雖然我們有條有理的努力工作,並且發覺村子裏的人極有禮貌,然而我們在島上得著的果子很少,我們就開始希奇這是為甚麼。

正月初九日,我們在外面佈道。吳弟兄同另外幾位在村裏的一個地方,忽然公開的問:『為甚麼你們沒有人要信?』群眾中立刻有人回答:『我們有神─一位神─大王,牠從不失誤。牠是靈驗的神。』吳弟兄問:『你們怎麼知道你們能信靠牠?』回答說,『我們二百八十六年來,每年正月舉行節日遊行。所選的日子是豫先靠卜卦顯示的,每年都不會失誤,牠的日子都是好天,沒有雨也沒有雲。』『今年甚麼時候遊行?』『定於正月十一日早晨八點。』吳弟兄急性的說,『那麼,我向你們保證,十一日一定會下雨。』從群眾中立刻爆出喊聲:『那就彀了!我們不要再聽佈道了。十一日若有雨,那麼你們的神就是神!』

這事發生時,我在村裏別的地方。我一聽到這事,就知道這事極其嚴重。消息像野火一樣傳開了,不久兩萬多人就會知道這事。我們怎麼辦?我們立刻停止我們的佈道,全心禱告。若是我們越過了自己的限度,我們求主赦免我們。我告訴你們,我們迫切極了。我們作了甚麼?我們是否犯了可怕的錯誤,或者我們敢求神行神蹟呢?

你越要禱告從神得答應,你就越渴望和祂弄清楚。交通必須沒有疑問,沒有陰影。你的信心若搆得上,你就能與祂有所爭論,否則就不能。我們若作了錯事,被逐出也不在意。畢竟。你不能將神拖進違反祂旨意的事裏!但我們想,這就等於說福音的見證在那島上完了,大王就要永遠統治下去。我們該作甚麼?我們現在該離開麼?

到那時為止,我們很怕為下雨禱告。然後,有話像閃電一樣臨到我:『以利亞的神在那裏呢?』(王下二14。)這話來得這樣清楚、有力,我知道那是從神來的。我很有信心的向弟兄們宣告:『我得了答應。十一日主會降雨。』我們一同感謝祂,然後我們七個人,滿了讚美,一同出去,並告訴每個人。我們能在主的名裏接受魔鬼的挑戰,並且我們要叫人知道,我們接受魔鬼的挑戰。

當晚那藥材店的老闆題出兩點非常率直的評論。他說,毫無疑問,大王是靈驗的神。魔鬼與那偶像同在。他們相信牠不是沒有根據的。不然,你們也該接受較理性的解釋:這裏全村都是漁民,這些人一連兩三個月在海上,十五日他們要再出去。他們所有的人憑著長久的經驗,兩三天前就知道天不會下雨。

這攪擾了我們。我們晚禱的時候,又開始為著下雨禱告。那時主給我們一個嚴厲的責備:『以利亞的神在那裏呢?』我們要在這爭戰中憑自己打出路來,或者我們要安息在基督所完成的得勝裏?以利沙說那些話的時候作了甚麼?他要在自己個人的經歷中,行如今在榮耀裏的主人以利亞曾行過的神蹟。用新約的說法,他是藉著信,站立在已完成之工作的立場上。

我們再次承認自己的罪。我們說,『主,我們不要下雨,直到十一日早晨。』我們去睡覺,次日(十日)早晨,我們出發到鄰近的島佈道一天。主非常有恩典,那天有三家人轉向祂,公開承認祂,並燒毀他們的偶像。我們回來得很晚,雖然疲倦,卻很喜樂。我們第二天可以睡得很晚。

第二天,從閣樓惟一的窗戶射進來的陽光,把我照醒了。我說,『沒有下雨!』時間已經過了七點。我起來,跪下禱告。我說,『主,請降下雨來!』但那句話再次在我耳中響起:『以利亞的神在那裏呢?』我謙卑下來,在神面前安靜走下樓來。我們坐下喫早餐─我們一共八人,包括接待我們的主人─大家都非常安靜。天空無雲,但我們知道神要負責。我們在食物跟前低頭祝謝時,我說,『我想時候到了。現在必須下雨了。我們求主記念。』我們安靜的禱告,這次主的答覆來到,其中毫無責備之意。

『以利亞的神在那裏呢?』甚至在我們說阿們之前,我們就聽見瓦上數滴雨聲。我們喫飯,盛第二碗時,就有穩定的陣雨。我說,『讓我們再獻上感謝,』於是我們求神下更大的雨。我們開始喫第二碗飯時,雨就傾盆而降。我們喫完的時候,外面街上的水已經很深了,房門口的三層臺階也被淹沒了。

不久,我們聽見了村裏所發生的事。剛下雨時,較年輕的一輩有數位已經開始公開說,『有神;不再有大王!牠被雨困住出不來了。』但大王沒有被困住。他們用轎子把牠抬出來了。牠必然會使陣雨停止!接著下了傾盆大雨。只走了十或十二碼,轎夫有三人跌倒了。轎子倒了,大王也隨之倒下,頭跌扭了,左手臂也斷了。他們仍然很堅定,急忙將大王修好,放回轎中。他們又跌又滑,總算連拖帶抬,在村子裏轉了一半的路。然後洪水打敗了他們。一些村裏的前輩,六十到八十歲的老人,光著頭,又沒有帶傘,因他們信大王會給好天氣,就跌倒了,並且跌得很重。遊行停止了,偶像被抬進房子裏。他們卜卦,答案是:『今天的日子錯了,節日要在十四日,遊行在晚上六點。』

我們聽見這事,心裏立刻確信:『十四日神要降雨。』我們去禱告:『主,十四日下午六點降下雨來,在那時以前給我們四天晴天。』那天下午天放晴了,人就好好的聽福音。那短短的三天裏,在島上那村子裏,主給了我們三十多位真正悔改得救的人。十四日到了,又是晴天,我們也有美好的聚會。將近傍晚的時候我們聚集,在指定的時候,我們再安靜的把這事帶到主面前求祂記念。祂的答應一點也不遲,暴雨和洪水像以前一樣來到。

次日我們的時候到了,必須離開。我們沒有再回去。別的工人要那些島,而我們從來不問地盤是誰的。但對我們而言,要緊的點是撒但在那偶像裏的權勢被擊潰了,那是永遠的事。大王不再是『靈驗的神』。人的得救會隨之而來,但比起這重大、不變的事實,卻是次要的。

我們眾人的印象是持久的。神把祂自己託付了我們。我們試過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的權柄,這名在天上、地上和陰府裏都有能力。在那不多的日子裏,我們認識了我們所說,『在神旨意的中心』是甚麼意思。這些話對我們不再是模糊或理想的事,乃是描述我們親身的經歷。我們已一同得以瞥見『祂旨意的奧祕。』(弗一9。)我們今後必定會溫順的往前去。數年後,我遇見『吳弟兄。』我們曾失去聯絡,其間他成了航空駕駛員。我問他是否仍跟隨主,他說,『倪先生,你的意思是說,在我們所經過的一切之後,我能撇棄祂麼?』

你看見『站』是甚麼意思麼?我們不是想要得著立場;我們僅僅是站在主耶穌為我們所得著的立場上,並堅決的拒絕從那裏移動。我們的眼睛真正得開啟,看見基督是得勝的主,那麼我們的讚美就自由且不受限制的湧流出來。我們口唱心和的讚美主,凡事在祂的名裏常常感謝。(五19~20。)從努力而來的讚美有勞苦、不和諧的音調,但因著心裏安息在祂裏面而自然湧出的讚美,總有純潔、甜美的音調。

基督徒的生活由與基督同坐、憑祂而行、並在祂裏面站立所組成。我們藉著安息在主耶穌所完成的工作裏,開始我們屬靈的生活。那安息是我們力量的源頭,使我們持續、堅定的行在世界上。在與黑暗眾軍激烈爭戰的末了,最終我們要在戰場上得勝的行列中,與祂站在一起。

『願榮耀歸給神,…直到永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zuya4 的頭像
tazuya4

彩風館

tazuya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